中新網7月17日電 英國《金融時報》17日刊載吉迪恩·拉赫曼的專欄文章,指出德國在過去5年再次成為歐洲的領導性政治力量,且在歐元危機中,德國已經成為毫無爭議的歐盟領袖。德國正在經歷黃金時刻,但亦有人擔憂這是“曇花一現”。
  文章指出,德國有在具有象徵意義的時刻贏得世界杯的慣例。1954年世界杯奪冠——被拍成電影《伯爾尼的奇跡》(The Miracle of Bern)——讓德國人在1945年的戰敗和恥辱之後迎來了自豪和救贖的時刻。
  1974年西德贏得第二次世界杯冠軍,當時該國創造的“經濟奇跡”已讓其重新成為全球最發達的國家之一。在“柏林牆”倒塌僅僅數月之後的1990年世界杯上奪冠,則正好趕上了德國即將統一帶來的喜悅和光明前景。
  2014年,就在這一關鍵時刻,德國隊在巴西世界杯上再次奪冠,
  文章稱,即便在幾年前,將德國稱為歐洲的“主導力量”聽起來還令人不安。但現代德國已經掌握了在強大的同時受人歡迎的非凡技巧。英國廣播公司(BBC)去年在21個國家開展的民調顯示,德國是全球最受欽佩的國家。
  文章指出,巴黎像是一個漂亮的博物館,羅馬正分崩離析,倫敦生活成本過高而且人口也過多,而柏林已成為一個很酷的城市,到處是藝術畫廊、俱樂部,以及從國會大廈到波茨坦廣場等令人興奮的現代建築。柏林還是一座年輕人仍能住得起的城市。
  在1954年和1974年的世界杯上,德國隊因擊敗了匈牙利和荷蘭這兩個更為時尚的對手而遭到一些球迷的憎恨。在1974年和1990年世界杯上奪冠的德國國家隊因“高效”或“勤奮”而受到贊揚,因滑稽可笑的髮型而遭受奚落。
  文章稱,相比之下,如今的德國國家隊因才華和運動員精神而備受贊譽。它也是殺入世界杯決賽的最具多元文化的德國球隊,反映出德國社會日益開放。
  文章同時指出,德國隊依然保留了一些古老的美德。處於最佳狀態的德國隊就像是一部精心設計的機器,所有零件都協調地運行。在里約熱內盧攻入致勝一球的馬裡奧·格策是一位技術教授的兒子,也是在德國統一之後出生的兩名球員之一,這看上去也恰好合適。
  但是,文章稱,如果這一切聽起來好得令人難以置信,那麼它很有可能就是虛幻的。
  德國無疑正在經歷黃金時刻(無論是在足球場上還是其他方面),但人們有理由擔心,這將是曇花一現。在歐洲政治中居於領導地位意味著要做出選擇,而那些選擇將不可避免地在許多地方不受歡迎。
  在歐元危機中,德國的形象在自家的歐洲後院遭受重創。默克爾政府堅持要求歐洲南部國家實行經濟緊縮,喚起人們對德國人傲慢和無情的印象。在被問及最不希望哪個國家捧起大力神杯時,葡萄牙人、西班牙人、希腊人、荷蘭人和英格蘭人全都把德國列為最不希望的兩個國家之一。
  文章分析,就德國在全球的角色來說,德國自身也存在嚴重的分歧。在最新間諜風波曝光之前所做的一項民調顯示,更多的德國人認為,德國應該在俄羅斯與西方盟友之間保持不偏不倚政策,而不是選擇親西方戰略。因此,德國外交官擔心,政府的觀點與他們本應代表的公眾的觀點相悖。
  文章稱,只要德國經濟像其足球隊一樣高效發展,它的歐盟鄰國就很可能在表達對柏林外交政策的保留意見時,保持謹慎和客氣。然而,德國國內思慮周到的觀察家擔心,德國經濟賴以成功的許多優勢將隨著時間推移而逐漸消失。
  德國的人口結構不容樂觀。德國的生育率為每位婦女生育1.3個孩子,這意味著德國人口正在老化,而且處於下行軌跡。最近德國出台的降低部分工人退休年齡的舉措將讓問題更加嚴峻。
  在多年限制國內薪資水平以後,德國工人尋求漲薪是可以理解的,但這可能侵蝕德國來之不易的競爭力,與此同時,德國工業可能因為依賴於對受緊縮之苦的鄰國的出口而面臨風險。
  文章總結,德國總理默克爾低調而令人印象深刻的領導風格對現代德國的正面形象貢獻良多。她將清楚地意識到德國面臨的挑戰。但德國獲得巴西世界杯冠軍,讓她可以和其他德國人一起暫時停下來,享受德國的黃金時刻。  (原標題:英媒:德國成歐洲主導力量 但經濟優勢逐漸消失)
創作者介紹

天花板漏水

fg22fgkrs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